请帮助 Krita 基金会! 八月 2018 的捐款 €1732 已收到捐款 162 位慷慨的捐赠者

Krita 这个项目已经走过了很多个年头了。它一开始是 KDE 社区对 Photoshop 和 GIMP 的回应。在 2010 年之前 Krita 的开发路线差不多就是“Photoshop 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GIMP 做什么我们也做什么,唯独不要忘记 Cinepaint 可以做什么。”或许这种说法有点夸大,不过也八九不离十。在 2010 年,Krita 社区的人们决定要坐下来好好谈谈项目未来规划。讨论最终决定要把 Krita 做成全数字绘画领域的首选应用软件。照片处理从此退居次要位置,做好绘画功能成为 Krita 的首要任务。

说干就干。两年之后,Krita 作为绘画应用软件开始逐步成形。从 2012 年开始我们更是全身心投入,集中开发了大量的新功能、改进了工作流程、提高了性能和兼容性。这些努力让 Krita 变得能够胜任专业绘画工作。但我们也从未忘记那些以画画作为兴趣爱好的人们的需求。

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我们也通过与社区近距离交流来确保我们的目标就是用户的目标,我们也有实现这些目标的规划——我们只是从未把它写成文字。

有人会说:计划赶不上变化。诚然,维护 Krita Steam 版的 KO GmbH 因为缺少顾客而关门大吉,Krita 的项目负责人不得不打两份工来支持自己开发 Krita,直至病倒。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然而即便如此,我们心中的目标和规划从未动摇——我们只是从未把它写成文字。

那么事不宜迟,让我们马上把这些目标和规划写成文字吧!

2016 年

我知道你想说 2016 年不是早就在地下三尺了吗?我们提及它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在 2016 年有过计划,计划里面的目标有些实现了,有些则没有。在这一年里,我们按计划发布了 Krita 2.9 系列的最终版本,发布了带有全新动画功能的 3.0 系列的最初版本。我们还把新版软件的开发平台从 Qt 4 移植到了 Qt 5,这种移植的工作量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我们衷心希望 Qt 6 晚点到来!

我们本来也有计划重启 Krita 2.9 时期的每月更新模式,但是却因为项目负责人的个人原因而最终没有做成。这件事情的教训就是:Krita 的项目负责人不应该三头六臂,连每个平台的每种可执行文件的编译和发布都想要一手操办。

我们还在这一年里实现了在全部三次 Kickstarter 筹款中许诺的大多数新功能。

我们在 2016 年发布了 2016 Krita 画册。虽然它卖得不好,给 Krita 基金会带来了莫大的财务损失,但是在对大量作者征集作品这一点来说,它是成功的。

2017 年

这一年是 Krita 开发的第 19 个年头。项目在 2017 年遭遇了重大挫折。荷兰税务部门突如其来的一场税收审计不但消耗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极大地冲击了我们的财务状况。我们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年收入。我们为 2017 年订立的计划如下,因为前面提及的原因并不能全部完成,我们还在为实现余下的目标而努力。

  • 完成余下的在 Kickstarter 筹款中许诺的新功能:
    • 懒人笔刷/着色蒙版
    • 层叠笔刷
    • 调色板管理器
    • 参考图像面板/工具
    • SVG 矢量图层和矢量图形工具
    • 文本工具
    • Python 脚本编程扩展
    • SVG 导入/导出
  • 发布 Krita 4.0,实现 Python 脚本、SVG 支持和改进的文本工具。
  • 密集发布 Krita 3.x 系列的问题修复以及一些新功能。
  • 作为开放文化项目发布 Pepper and Carrot 的漫画书
  • 再次发起筹款活动以支持 2018 年的工作
  • 对多核心性能进行优化以配合 Intel 和 AMD 的新型 CPU,尤其是在绘画和动画渲染环节
  • 修复触控绘画功能
  • 以某种形式重建对触控优化的用户界面
  • 研究如何移植到 Android、iOS、ChromeOS、NaCli 等平台
  • 实现在后台保存文件,保存文件时不必暂停界面

计划之外的事情不一定都是坏事情。在 2017 年,一些志愿者们抱着让 Krita 变得更好的想法进行了大量计划外的工作:Jospin、Eugene、Allan 等人的努力让在数字输入框内进行计算成为可能,带来了改进的直方图显示,一个智能补丁工具,还有一个大幅改进的喷枪工具。我们的 Google Summer of Code 项目也并不属于原规划的一部分。

规划说到底还是就大体而言的,最重要的还是每一年都能砥砺前行。

自 2014 年开始,在项目社区的努力和 Kickstarter 众筹项目的推动下,Krita 新增了许多人们迫切需要的重要功能。但我们觉得 Krita 依然缺少一些有用的特性:如更好的 G’MIC 整合、改进有损文件格式保存的警告、不阻碍界面工作进行保存等。这些功能已经在 Krita 4.0 Pre-alpha 版本中得到实现。

我们 2017 年的目标是:完成全部计划中的功能,正式发布 Krita 4.0。(最终还是壮烈延迟了)

2018 年

对于 2018 年,我们的心情是矛盾的。改进性能?我们已经为此做了大量工作。在 2017 年我们也已经花费了数月时间改进了多核心性能。如果你还在受“拖慢”的困扰,那么原因很可能是系统问题、软件设置问题、笔刷间距太小、硬件性能太差等原因造成的。而在绝大多数正常的使用条件下,Krita 的性能已经很不错了。

平台问题?如果是关于 Linux 下面的 Wayland 支持,看样子我们应该还有一年时间磨蹭吧?

  • 倒是 Mac OSX 下面我们要多花些时间。虽然苹果对于 Krita 必需的 OpenGL 的支持简直稀烂,但总不能就这样算数对吧。

2018 年必需关注的重点是:

  • 打磨软件的细节
  • 改进软件的稳定性

我们花了整整三年时间来为 Krita 打造新功能,我们也已经修复了无数的程序问题,但这并不够。在发布 Krita 4.0、实现了SVG 矢量图形支持、改良文本工具、Python 脚本支持之后,我们会动用全部资源在每一个平台对所有存在的问题进行一次深度、彻底的大清理。我们还想打磨一下现有的功能,改善它们的工作流程和消灭相关的程序问题。

我们有些担心人们对这样的规划不那么感兴趣。我们依然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至少两位全职的开发人员 (以帝王级别的 16 欧元时薪) 来为这个目标工作。我们将不会规划规模较大的新功能。但是对软件的品质进行巩固是极为重要的!

我们 2018 年的目标是:尽最大努力实现程序零问题。

2019 年

我们打算在笔刷引擎上面进行更多有趣的实验。去年 Dmitry 在业余时间里鼓捣出了一个方便填充区域的快速笔刷引擎,不过我们希望能够有朝一日放手大干。我们很怀念当年 Lukáš 花了整整一年来打造笔刷引擎的快乐时光!